前日广州出现两位“举牌姐”,在闹市向市民征集签名,提议“六一”节给家长也放放假,引得坊间网上众说纷纭。

  关于放假的提议也素来讨喜,估计除了老板没人会反对。孩子过节,家长希望有假期作陪,于情于理都可以理解。但在“节日过剩”的当下,加之操作上的难度,短期内儿童节放假恐怕难以实现。不过话又说回来,父母与孩子的情感培养,又岂是在儿童节一天可以达成的?

  现实情况是,一年中大多数的节假日,孩子们都在补课、奥数、兴趣班等之间疲于奔命,快乐只能积蓄在“六一”等寥寥几个节日里集中释放。儿童节被过成“狂欢节”,本身就不是一种正常情况。对家长而言,与其在“六一”争取一天假期对孩子千依百顺,不如在平日里多抽点时间,多与孩子沟通,少逼他们学些奥数,弹些钢琴。如果平时有良好的沟通,如果“六一”这天真的无法陪伴孩子,相信对孩子的失望也能通过多种方式缓解。

  值得一提的是,越来越多的各种节日,是不是只有放假一种过法?节日的设立,目的不仅在于争取一个假期,对节日主角的关注才更为重要。然而,无论儿童节还是妇女节,当下的节日千“节”一面,似乎都只有前一个功能,都只有一个过法:放假、购物。如果“六一”能放假,恐怕最开心的当属商家———家长对孩子是最不惜血本的,又多一个日进斗金的好日子。

  其实除了放假,节日是不是还能有其他的过法?同是儿童的节日,在日本“女孩节”和“男孩节”里,孩子会穿着传统和服,或赏花、或演面具剧、或玩投壶等应节游戏。而我们的学校、少年宫、社区,是不是也能多花点心思,为儿童节设计一些既体现传统、又具有趣味的活动,而不是大门一关,随意“放羊”?

“六一”节家长放假又如何?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