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日,中央深改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乡村教师支持计划》,提出要把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计划提出了具体的实现方式,例如,拓展乡村教师补充渠道、提高乡村教师生活待遇、统一城乡教职工编制标准、职称(职务)评聘向乡村学校倾斜、推动城市优秀教师向乡村学校流动、全面提升乡村教师能力素质、建立乡村教师荣誉制度等举措。

    据资料显示,目前我国乡村中小学生有4000多万,让他们获取知识、不断成长的是280多万乡村中小学教师。他们的工作岗位既包括乡镇中心学校,也有大量偏远的村小、教学点。但是这个庞大的职业群体,没有得到社会应有的尊重和重视。收入少、地位低、工作条件艰苦,是这个职业的群体特征。

    近些年关于加强农村教育、提高农村教师收入的文件也下发了许多,但自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的大规模农村撤点并校,以促进城镇化发展的经济导向,农村教育的衰落和优秀农村教师的流失、短缺,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可以说加剧的趋势一直没能被扼制。

    随着计划生育国策实行30多年,有些农村也出现少子化现象。孩子少了,农民对教育自然越来越重视。农村教师师资水平的整体下降,反过来加剧了农村的空心化。在一些地区,农村缺少教师,而在一些地方,农村教师老龄化严重,都是这一职业群体缺乏吸引力的表现。

    教育部2010年教师节前公布了全国中小学教师人数,其中农村教师472.95万人。而今年春节前,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公布的数据则是280多万农村中小学教师。这其中当然有农村学校减少的客观因素,但是由于职业吸引力不强,教师流失也是重要因素,特别是一些优秀教师选择离开,对乡村教育是一种釜底抽薪的打击。

    也有研究者曾对全国11个省23个区县185所中小学5900名教师展开过调研,结果发现,相比于“承认与尊重”(23.4%)、“职业晋升机会”(22.1%)和“子女教育”(19.7%)等其他因素而言,乡村教师群体最在意的因素是“工资水平”,比例高达74.2%。

    其实,在大量乡村教师中,有许多有教育理想和理念的好教师,他们根植于土地,希望用知识和墨香点燃农家子弟的梦想,但是他们被囿于现实的困境中。有学者将其归纳为“干得好”与“无发展”的矛盾。研究者发现,以村小教师为代表的乡村教师获得高级职称的平均年限比城市教师晚五六年,“干得好”却“无发展”,不能坚守就会离开,而无法离开的那批人,在农村心态消极。有些家庭生活困难的教师,业余或者部分工作时间从事其他体力劳动。

    此次《乡村教师支持计划》提出的十条具体措施,直指现存问题,而设定的“多措并举,定向施策,精准发力”路径原则更是符合事实需求。笔者认为还应该关注几个问题。首先是不能切断乡村教师的发展,不光能留得下,还应该出得去进得来,可上可下。让一些有理想有信念的农村教师成为乡村知识分子,让他们所供职的学校成为乡村的精神高地。而对那些不适合教育岗位的教师,打开大门,让他们重新选择。
    
其实,乡村不仅有一批教育坚守者,还有一批志愿者,他们自愿到乡村去进行教育实践。把传播知识当成是自己理想,对工作不计报酬,不辞辛苦。这其中既有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也有在城市工作几十年退休后的教师,他们用自己多年的教学经验,让农村的教育试点生动别样。

    此外,各地教育部门这些年进行的各种乡村教师培训不可谓不多,每到假期,总有各地教师到大城市参观学习。但是,许多培训只有校级领导有资格,而且反复叠加,普通教师少有机会。而且,对这种走出来的培训效果要重新评估。单纯讲座和讲课的形式,也让农村教师感觉是坐而论道。有时乡村、城市反差巨大,培训反而成了农村教师脱离乡村的促进剂,或者产生“永远无法改变,可以无所作为”的反作用力。如何进行科学、合理的教师培训,还需共同探讨。

    近几年,各地涌现出一批基层自发产生的教育实验,还有一批活跃的教育NGO,他们的成功实践可以看到,因地制宜,把培训送到乡村、送到教师工作的场景中去的培训经验,更加符合实际。

    2012年9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大规模的撤点并校被叫停,小规模学校在各地保留下来或者被恢复,近两年各地小规模学校、教学点,甚至是复试教学重新登上历史舞台。在一个以农耕文化为根基发展起来的大国,在经济高速奔跑多年之后,重新深思乡村教育的价值意义重大,此时,农村教师在乡村实现教育理想恰逢其时。

乡村教师支持计划恰逢其时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