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列入深圳市2011年立法计划项目的《南方科技大学管理暂行办法》近日以政府令形式出台,它赋予南科大在机构编制、人事财务、教学科研和招生收费等方面充分的自主权。将一所高校的管理制度写入法规,这在国内尚属首例,但“基本法”的出台并不意味着南科大已彻底摆脱行政化束缚,这所承载国人期待的高校能否真正“自治”,尚未可知。

  就在《南方科技大学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前不久,深圳市委组织部公布了南科大两个副校长职位的差额考察对象,一共9名,无一例外地具有行政级别。而南科大“基本法”中最基本的一条,便是“自主聘用人员”,深圳有关方面抢在“基本法”出台前给南科大“突击安排”副校长,别有深意。

  尽管此后深圳组织部回应称,南科大选副校长先按正局级选人,选出两位拟任人选后,将由校长提名、理事会任命。但人都选好了,再让校长任命,这样的“放权”未免太难让人乐观。如果主管部门越俎代庖,虽然南科大有了“基本法”,但很难确保南科大不受行政权力的掌控。

  与“突击选拔”副校长相呼应的,是教育部不久前表示南科大45名教改班生须参加高考。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是高校自治的基本前提,教育部拿高考说事儿,无疑又将了南科大一军。而倘若一所高校在人事、招生等诸多关键环节都无法自主,所谓“自治”便沦为空谈。

  从教育部到深圳,在谈及南科大时都表示口头支持,人们也有理由相信,教育主管部门同一些地方政府确有推动高等教育改革的意愿,不然南科大也走不到今天。但行政权力的“惯性”和既有体制约束所形成的“合力”,远比人们想象的强大。

  南科大筹建之初就曾有人指出,它不能不成功,也不能太成功。如果不成功,意味着改革“此路不通”;如果太成功,则表明现有高等教育体制需要进行颠覆性改革,行政权力再无理由固守校园。说到底,行政权力肯否“让利”,决定着南科大的命运,而眼下,南科大想从行政权力中顺利“突围”,绝非易事。

  在近日接受《新安晚报》专访时,南科大校长朱清时坦言:现在是南科大最困难的时期,困难到是否按理想做下去都是疑问。“以前想的困难还是少了点,现在真正遇到的困难要多得多,困境未解,我比过去瘦了5公斤,主要原因就是睡不好觉,找不到出路,好多事情想找出路但是找不到,整个人很焦虑,不光是担忧我个人,还有这么多学生,还有投身这个事业的那么多老师。”朱清时这番辛酸和无奈之语,恰表明行政权力同高校自治间的暗中角力,远比“基本法”的风光出台复杂得多、沉重得多。

  笔者曾随同事一道专访过朱清时,他是一位性情温和的长者,语速很慢,但条理清晰,在谈及高等教育改革时言语坚定,对南科大的未来充满信心。如今几个月过去,从朱校长“困难到是否按理想做下去都是疑问”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所承受的巨大压力。这种压力,也可以说是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阻力”。 在行政权力步步紧逼之下,南科大能否顺利突围,朱清时和公众都在等待着答案。 

下一篇:没有了

“基本法”能否确保南科大突围


Powered by CloudDream